第六十九章(1 / 2)

宝珠鬼话 水心沙 2317 字 2个月前

第六十九章

“宝珠,要不要下碗汤圆吃了睡?”话音落帘子一掀,三奶奶从客堂间穿了进来。见到这男孩在这里倒也并不诧异:“哎?小杨,你也在这里啊。”

男孩不语,微微一笑,对着她点了点头。

“那和宝珠一起吃了汤圆去睡吧。”

男孩再次点头,然后转过身又看了我一眼,径自走到桌子边坐下,随手拿起了桌子上一只皱巴巴半烂的苹果,用搁在边上的水果刀慢慢削了起来。

很熟络的样子,感觉像是这家的什么小辈亲戚似的。看了会儿收回视线正想跟三奶奶打听一下,三奶奶拉着我的胳臂把我带到一边。

“宝珠啊,我们悄悄地说,觉得那孩子俊不俊啊。”一站定她就小着声问我,一边把我眼角边的头发掠到耳后。

我呆了呆,偷眼又朝他方向看了一眼,他倒也没怎么留意我们的谈话,只是沉默着顾着自己手里的刀一下下削着苹果。

于是我很快地点了下头。

三奶奶笑了:“我觉着也是,斯斯文文干干净净的,和这里那些个泥小子不一样。哎,对了,绢子一直和你在一起,她有没有说起过她有对象?”

一时语滞,迟疑了片刻摇摇头:“这倒不知道了奶奶,我们经常一起出去,不过也没见她说起过她有没有男朋友。”

“是吗,那你觉得这孩子和她是不是很般配。”

“唔……”这回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心里明白三奶奶怕是看上了这家伙的外表和气质,所以想看着合适撮合一下自己的孙女和他。没办法,老人们似乎都有这种对自己小辈婚姻特别热衷的癖好。可是,可问题是……

犹豫了一下,忍不住问:“奶奶,他是您家什么亲戚?”

“不是,说起来我们也刚认识。”

“刚认识??”

“是啊,昨天啊下了场老大的雨,我出去收东西的时候刚好看他一个人在院子外头站着,就招呼他进来坐了。后来听他说他在这里找个人,没找到,又走不掉,所以问我能不能在这里借住几天。我看他面也善,就答应了,”说着拉了拉我,凑近了我耳朵轻声道:“湖南人,房租付了一千,我再三说不要,他留在桌上的。小伙子人不错,就是话少,嗳,你觉得他和绢子配不配?”

我当时讪笑着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心里想着奶奶奶奶,看您平时家长气势很足,怎么在这问题上这么小白呢……先不说他只是一个借地方住的过客,看他这么爽快拿出一千块,您就能确定这钱不是哪里骗来的偷来的?

当然……这张脸和他浑身上下那种叫做“气质”的东西也确实能够忽悠人,当初我不就被这么一忽悠,给忽悠出几十亿的亏空和一身的病来了?所以,也不能说是老人家太不小心,只是这人的外表太具有欺骗性。

所以,我们至少得先闹明白他到底是何方神圣,是什么样一种身份,才盘算怎么给您的孙女牵线搭桥,是吧,奶奶……

心下琢磨着,我回头又朝那男孩方向看了一眼。

一眼扫过去正撞上他的视线,他还在削着手里的苹果,皱巴巴的果皮差不多都给削干净了,一溜圈螺旋似的从他刀下垂荡下来的是那层已经开始发烂的果肉,他就这么边削着果肉边看着我,嘴角微微扬着,一双漆黑色的眼睛似笑非笑。

“你们坐啊,”还在对着他发呆,肩膀上被三奶奶拍了拍:“奶奶给你们下汤圆去。”

“哦……”

等三奶奶的人影消失在门帘背后,我还吃不准我到底应该怎么办。

那个男孩就坐在我对面,而他是不是就是我要找的那一个,还难讲,他借住在三奶奶家又是为了什么,天晓得。眼见着他削好的苹果往嘴里塞,我忍不住又多看了他几眼,都说神仙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可是看他啃着一只烂苹果也那么香,实在看不出什么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难道神也需要吃和住?吃不准,狐狸从没跟我说起过这个问题,姥姥也从没有跟我讲过,从来,我所了解的东西没超越过‘鬼’这个区域。

正胡思乱想着,墙上的钟敲了十下。

不知不觉从狐狸上楼后我在这里坐了快半小时了,也不知道那家伙现在在做什么,难道已经睡了?要找的人可就在你楼下呢,看我那么久没上去也不晓得下来转一圈。平时也没见他那么安分地就睡觉啊。想着,屁股挪了挪想上楼把狐狸叫下来,可转念一想,不行。万一我走了这男孩突然就消失了那可怎么办,这可是很难说的,有种很强烈的感觉,感觉我如果就这么一走,怕是可能再看不到这个人,就像在医院那会儿那个人鬼魂似的一闪就消失了。所以只能继续干坐着,看着他一口一口啃苹果,一边考虑着到底要不要跟他说句话试试。

还在犹犹豫豫地想着,那男孩倒已啃完了苹果站了起来。眼见着他走到门边像是准备要出去了,我忙也跟着站了起来:“请问你……”

声音大了点,在这间安静的屋子里突兀间倒把我自己给吓了一跳。男孩步子顿了顿,回头看向我,我忙改了改音量,继续道:“我们见过面,是吗?”

男孩愣了愣,片刻脸上露出一丝笑,对我点点头。

“上次谢谢你了。”我再道。

他又一愣。

“那次,羊圈。”伸手指了指新娘家羊圈的方向,我看到他眼神闪了闪,随即又笑,没摇头也没点头,只是伸手撩开了门上的帘子。

“听说你姓杨。”见他要走,我忙又道。

他再次停下脚步。

“老家湖南吗?”

他再次回头看了我一眼,点点头。

“我有同学也在湖南,湖南好地方呢。”

似乎总算感觉到了我想和他攀谈的强烈**,他站在原地继续安静望着我,不置可否。

片刻的冷场,我感觉嗓子有些发紧,忍不住轻轻咳嗽了一声,脑子里头想好的话题全用完了,一时一片空白,又不敢继续这么冷下去,于是临机道:“奶奶说你在这边找人?”

他再点头。还是没有开口,不过倒也不往外继续走了,转个身折回原来的位子重新坐下,手朝桌子上一支,安安静静看着我。

我咽了咽口水:“找朋友?”

他摇头。

“亲戚?”

他想了想,然后点点头。

“听说你老家湖南的,这边也有亲戚啊,怪远的呢。”

嘴角一牵,他又点头。

“可奶奶说你没找到,是怎么回事,搬走了?”

这回没有回应我,身子微微朝后一仰,他目光转向一旁的电视。

突然觉得有点想打退堂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