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1 / 2)

宝珠鬼话 水心沙 2735 字 2个月前

第五十二章

那天晚上,和往常一样,我在外面逛了很久才往家里走。差不多是九点多钟的样子,因为快到家的时候周围那片工地已经收工了,最后一拨卡车倒进工地送料,开过我身边时弄得我一头一脸全是灰。

那时候我家附近这条马路还远没有现在那么宽那么干净,窄窄的一条路,被几辆车几块施工牌一占几乎就满了,而且半条路还在排管子,弄得就像山沟沟里的泥浆道。走在这样的路上不得不十二万分的小心,因为那些踏上去咯咯作响的木条板铺成的人行道,下面的坑深度据说可以埋住半个人。

卡车进工地后不久马路上就安静了下来。交通不方便,所以很多车都绕道走了,所以一到晚上工地停工之后,这一带会静得让人觉得连说话声都听不见。一来地方太空旷,二来原先一片连着一片的住户都搬走了,那种一下子没了人气的静,对于我这种从小在楼里巷里全是人声的环境里长大的人来讲很难适应。

走着走着,我开始感觉有点不对劲。总觉得身后好象有个人,因为脚底下的声音不止我一个。

同一时间会出现两三下脚步声,一开始也没怎么注意,可后来渐渐觉着有问题了。我走得快,那声音跟得快,我走得慢,那声音咔嗒嗒快了一两下,也迅速慢了下来,后来我索性突然停下脚步,那声音也立即嘎然而止。木板在我脚下轻轻颤动,可是我感觉不到后面那人的丝毫体重。

然后我继续朝前走,那脚步声也跟着开始继续。

咯嗒……咯嗒嗒……

像是碎跑,速度很轻快,可是脚底下木板的起伏我却一点都感觉不出来。这真的是一种相当怪异的一种体会,明明有人和你站在一块板上走路,你听得到他的脚步声,却一点都感觉不出自己脚下的木板除了自己的走动之外其余任何一点的震动。

这感觉说起来不觉得怎样,而在当时当地,这么一个除了施工留下来的凌乱外没有一盏路灯,没有一个行人的地方,我是硬生生被紧张出一层冷汗来的。

终究好奇着后面到底跟着什么,僵着脖子,我忍不住飞快朝后面看了一眼。

身后空荡荡的。

歪歪扭扭一条木板铺成的人行道,两旁装满了脚手架的房子月光下在那些木板上拉出一条条奇形怪状的影子,什么样的都有,可就是没有人影。

我想大概是自己听错了,定了定神继续朝前走,没走两步,身后的脚步声突然间又响起来了。时断时续,比我脚步声轻,零碎得有点匆促。

我猛一回头。

就看到一条黑色的什么东西嗖的一下窜进边上的房子里几下一跳就消失不见了,速度快得惊人,像只受了惊的野猫。可是野猫没那么大的个子。而且虽然它消失的动作很快,我估摸着,那东西的个头不会比一只狗小。

想着突然觉得背上有点发寒,因为我可不想在这种鬼影子都没一个的地方碰上一头没主人的野狗。当下加快了脚步往前跑,可是刚跑没两步,身后的脚步声又响起来了,甚至比之前听上去感觉近了一些。

“咯嗒,嗒嗒嗒……”

我头皮一阵发麻。

没敢再次回头,因为听说背对着动物的时候回头,这样的姿势最容易遭到袭击,所以只顾着低了头撒开腿就往前面家的方向一股脑的冲。

直到冲回家开了灯锁好门,心才定了定。

跑到窗口拉开窗帘往刚才来的方向看,那条破破烂烂的路在月光下空空荡荡的,上面什么东西都没有。这倒也并不让人特别意外,这一代以前养猫养狗的人家很多,拆迁后很多都被丢掉成了流浪汉,有些改不掉多年养成的跟着主人的习惯,出来找食碰到人常会跟着走上一阵子。等看看别人不理它,就自顾着离开了,这样的事情也不是没碰到过。

琢磨着,看看冰箱里还有点吃剩下的排骨,我朝窗外头丢了几根。

骨头落地,外面还是没有一点动静,没再去管更多,我关了窗回到自己房间打开电脑开始玩游戏。

戒掉对写作的渴望,就像戒掉一种毒瘾,这种感觉说出来,我估计没多少人会信,但事实就是这样。

失业之后,虽然不再做梦,不再有那些泉涌似的写作灵感,可是每每经过电脑台,那台显示器和那架键盘就好象有生命似的把我纠缠过去,然后开机,然后打开文档,对着上面那一大片空白发呆。有时候一发呆就是几个小时,清醒后整个人会很烦躁,那种明明决定好了要做什么,但临到做却倦怠得什么东西都无从着手时的烦躁。无法抗拒,正如我无从解释这种这么执着的**到底是从哪里来的,毕竟,写作并不像毒品是那种从精神和生理上双向能把人控制住的东西。

一度我真的担心自己精神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小时候曾因为试图向别人证明自己所看到的那些东西是真实存在的,而被压抑出了抑郁症,我不希望因为工作产生出的这种近乎病态的后遗症,把那种毛病再次诱导了出来。

得过这种病的人都知道,这病很不好过,它是一种**压抑之后又以另一种扭曲方式扩张开来的妖孽。就像我明明已经很久没做梦、没有那些写作灵感,但还是忍不住想写、想透过指尖去发泄某种我自己都说不清的情绪。这是很不正常的。

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店面的装修工程适时引开了我的注意力。白天足够劳累,晚上就不太能有更多的感官,因为人的精力只有那么一点儿,耗光了,也就太平了,也因此我得了个灵感——在感觉不那么疲惫的时候,我就用另外一种方式来释放掉我过多的精力,以缓解那种病态的感觉带给我的烦躁,比如玩游戏。

据说玩游戏也会上瘾,用一种瘾来克制另一种瘾,我把它叫作以毒攻毒。

正玩得起劲,边上的电话突然响了,尖锐的声音连闹了好几下,我才把视线从屏幕上拉开,拎起听筒:“喂。”

“PEARL,最近好么。”

我的手猛地一抖。游戏里我操纵的小人啊的一声惨叫被怪物杀死了,我深吸一口气,把听筒抓了抓牢:“MICHAEL……”

“我来接你了。”电话那端又道。声音一如既往的温和好听,然后喀嚓一声轻响,它挂断了。断得很彻底,因为之后听筒里没有传出一惯的挂断后那种嘟嘟的忙音。

事实上,话筒里什么声音都没传出来。

我下意识扯了扯电话线,一扯一个松。不出两三下,那根电话线整条被我从桌子底下拉了出来,确切的说……被我拉上来的其实是半截断了的电话线头。断掉的部分粘着些白色丝状的东西,很长,一直通到插口里面。另半截就躺在地上,塑料的接口只剩下不到三分之一的残留,像是被高温给融化了。

我的心一紧。

正呆看着,背后忽然一阵风,冰冷冷吹到我身上,带着种浓烈的甜香。

很熟悉的香味。

以前在公司时,经常可以闻到这种味道。那些开在天井里大片大片的蔷薇丛,长势惊人的好,颜色出类拔萃的鲜艳,只要开着窗,不消多大工夫整个办公室里全都是它们的香味,好闻得不得了。只是那个时候,谁会想到它们这样诱人的香味,是来源于它们底下那二十多具尸体腐烂了的生命力。

而这会儿我家里怎么会也有这种味道了。我家窗外除了马路就是建筑工地,马路和工地上只盛产两种气味——汽油和尘土。

那么香味是从哪里来的,这么浓烈的蔷薇香。

我回头看了一眼,脑子一个激灵。

身后的窗开着,开得很大,正对着我的方向像两只睁得大大的眼睛,边上的窗帘被风吹得四散飞舞,扑叻叻一阵轻响。

为了隔绝外面施工日以继夜的噪音和灰尘,我房间的窗最近这段时间一直保持着关闭的状态,大约已经快有一个月之久。一个月里下过几场暴雨,也漏过一两次水,所以不知道是不是被锈住了,今天早上我想把它打开换换空气的时候,不管怎么用力,它都纹丝不动。

那么这会儿它怎么会开着,又是怎么样被打开的。

闪念间,电脑机箱嗡的一声轻响,自动关闭了。整个房间因此一下子暗了下来,我从凳子上直站了起来。

又一阵风从窗外卷入,几瓣小小的叶子跟着风从外头飘进,掉在地板上。地板上零零落落一摊蔷薇花的花瓣,被风吹着四散游移,无声无息,好像几点会自己走动的血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