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1 / 2)

宝珠鬼话 水心沙 2180 字 2个月前

第五十一章

当小区值班室那些被灯光染得通亮的窗玻璃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我几乎快要哭出来了。

一路朝它冲过去,到了跟前来不及去敲门,直接拍着玻璃窗对着里头的保安尖叫:“20栋!103!杀人了!!杀人了!!杀人了!!!”

里头两个保安正专心在一场篮球赛里,被我一阵敲打和尖叫惊得直跳起来,回头看着我呆了半晌,这才匆忙关掉电视开门出来。

问清楚原因,他们带着狐疑的神色拿了警棍和对讲机直奔我公司方向而去。我甚至来不及阻止他们这种卤莽的行为。其实我只是想让他们快点报警,光他们两个去,不是我的本意。因为我不知道里面到底还隐藏着些什么我不知道的危险,比如把那男孩杀掉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是不是丁小姐,或者……别的什么,我不得而知。只是没想到他们一听到有人被杀就急匆匆赶过去了,而我也没办法告诉他们更多的东西以示警告,不然,会被他们当成疯子。

看着他们的身影消失在夜色里,我的脚一下子软得没了知觉。

勉强抓住凳子坐下来,听着窗外唧唧啾啾的虫鸣和隐隐而过的汽车声,好一会儿,手脚才渐渐恢复了温度。

今天晚上发生的这一切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

缓过劲,刚才所发生的一切开始在我脑子里蠢蠢欲动起来,那些本来在我极度惊恐一心只想着立刻从那地方逃出来的时候根本性忽略掉的东西。

我趴在值班室的窗台上看着那条通向我公司的小路。

莫名其妙梦游到这里,碰到了MICHAEL,然后那一切就开始了,各种不同元素组在一起连接成的一切,看上去没有任何关联,可偏偏都碰到了一起,在那之前我只是很普通地在一个普通的公司里认真地工作,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MICHAEL说要送我回家,可是直到现在他人不知去向;梦见了失踪半年之久的野蔷薇老员工罗小敏,随后她的尸体被那个闯进公司删了我所有作品的男孩在和我起冲突的时候无意中从墙壁里撞了出来;然后见到了应该在几天前就去国外渡假了的丁小姐,而她出现在我面前时的样子,就象一只被围在一堆棉絮里的鬼……

我到底碰上了什么见鬼的事情,那个美丽而温柔的女人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之前一眼看到她我以为见到了妖怪,以至到现在我都不敢去回忆她刚才那种样子。这到底是什么造成的,她那种鬼样子……而被砌在墙壁里的罗小敏又到底是怎么死的,为什么死后会以那种形态砌在MICHAEL的房间里。

这一切的一切,和谁有关,丁小姐?MICHAEL?还是整个野蔷薇……

那个男孩必然知道些什么,从一开始发那种邮件给我的时候。可是他没来得及告诉我,而现在我也无法知道,被丁小姐嘴里吐出来的那些东西包住之后,他现在究竟怎么样了。

太多的问题,多得光是把这些问题一个个从脑子里调出来,就调得我头脑一片混乱。我用力揉着太阳穴,那地方疼得快要裂开了,可是就算裂开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我想我最近真的是很倒霉,似乎什么不幸的事情都把我给缠上了,一件连着一件,整成个漩涡,把我丢在里头冷眼看着我在里面打转。

正胡思乱想着,边上陡然一阵脆响。

“铃——!!”

欢快的声音在耳朵边猛地响起,惊得我灵魂几乎出窍。回过神才意识到是边上的电话铃响了,本想不去理会,可没想到它的执着出乎我的意料。一下又一下在这个除了我以外没有任何一个人的小空间里吵闹着,每一声脆响,尖刀划过般刺破我周遭那片几乎被凝固了的寂静。

那种寂静中突兀得让人心惊肉跳的声响。

直到第三轮铃声再次响起,我迟疑了半天的手这才伸出,一把抓起电话:“喂。”

电话那头一片沉默。

“喂喂?”又问了两声,半天依旧没人回答。

我想可能是什么窜线的电话,正把它准备挂断,电话那头嘶啦一阵轻响,片刻,里面断断续续传出阵熟悉的话音:“PEARL,我回公司了,你在哪儿?”

轻快,温和,就像以往任何时候在公司里碰到时所打的招呼。

心突然间就沉了下去,就像握着听筒那几根手指的温度。我张了张嘴,对着听筒发不出一点声音。

“PEARL?”等了片刻不见我回答,那声音继续道:“你在哪儿。”

一如既往的柔和和耐心,却让我手指控制不住地发抖:“MICHAEL……”

“PEARL?”话音继续,带着一丝微微的笑意:“回答我,你在哪儿。”

我用力挂上电话。

再拎起,迅速拨了三个数字:110。

第二天,野蔷薇及其所属的那栋楼都给封锁了,听说出了谋杀案后赶来的媒体记者到了不少,不过都被武警挡在了警戒线之外,最终除了几张大楼的照片和一些捕风捉影的报导,什么消息都没有公布出来。我甚至无法知道那两个得了消息就赶去公司的保安究竟是死是活。因为那晚之后,我再没有见到过这两个人。

后来在报纸上看到了关于这次事件的全部整理报导,报导说野蔷薇因为税务上的问题所以报了假警,谎称公司里有人被杀,希望以次来转移视线,逃避国家对它税务上的调查。

看完报导我胸口堵得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