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1 / 2)

宝珠鬼话 水心沙 2023 字 2个月前

第五十章

黑暗里一只手抓住了我的手腕,在我对着周围突然而来的漆黑发着呆的时候,把我用力推到了一堵冰冷的墙上。

“别出声。”站稳脚步我听到那个男孩的声音,就在离我不远的地方,声音轻而急促,微微有点发抖。

我贴着墙壁用力咽了口唾沫。

其实他根本用不着这样警告我,因为我的喉咙这会儿僵硬得除了喘气的声音,别的什么都不发出来。空气里因此而安静得可怕,门外那阵细碎的声响消失了,隐隐一线光从门缝里渗透进来,在眼睛适应了周围的黑暗之后,房间里倒也不再暗得让人伸手不见五指。

依稀可以辨别那个男孩模糊的身影,就站在我前面不远处,紧贴着墙壁一动不动。我轻轻朝前挪了一步,凑近他耳边压低嗓音急急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先是一阵沉默。

似乎是在辨别外头的动静。半晌没有再次听到任何声音,他回过头,用同样压低了的嗓子冷声道:“你傻吗,到现在还搞不清楚这里的状况。”

我没吭声。

失踪了很久的罗小敏的尸体,MICHAEL

的办公室,我的梦,这孩子的出现……一切的一切,有联系吗?而这一切又存在着什么必然的关系。所以我现在的处境……我的确搞不清楚,我的头脑很乱,而且我现在除了害怕和紧张什么都感觉不到。

“我要你来告诉我。”半晌,我说。

借着房间模糊的光线我感觉他回头看了我一眼。片刻,他蹲下身朝那扇隐约透出点光的门移了过去,无声无息间把门的锁轻轻按上:“今晚之后如果你我都没变成她那个样子,我会把我所知道的都告诉你,不是现在。”

这句话让我一怔。

那个她,显然指的应该是罗小敏。想起她尸体的样子,我不由自主一阵恶寒。

虽然我不是什么法医或者医生,但有些东西电视看多了或多或少还是知道点的。罗小敏,先不论她是怎么死的死于确切的什么时候,光是她的尸体,那就绝对不正常。能够在半年时间里脱水脱成这样,她的尸体到底经历过什么事情。而她的死和尸体的木乃伊化,都和MICHAEL有关吗,和野蔷薇有关吗,和这个公司里所有的人都有关吗……

这男孩说今晚之后我和他都没变成她那个样子,他才会把他知道的告诉我。为什么要这样讲,他到底什么意思。

闪念间,我学着他的样子蹲下身,跟着他的动作朝门那里移:“今晚会怎么样。”

“谁知道,也许……该死!”说到一半突然低低咒骂了一声,他把伸进钥匙孔里挖着什么的刀尖慢慢抽出,放在那一点从孔洞里钻出来的豆大光点里照了照:“这他妈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凑近过去看了一眼。

刀尖上一小团白色的东西。像是几根丝絮状的东西,粘缠在一起,虽然被从门的钥匙孔里抠出,其中的一两根还和那个小孔连接着,看上去就像刚才包裹在那具尸体周围的东西。

“丝吗?”忍不住问。

而话音未落,他突然朝我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与此同时我听到外面‘嗒’的一声轻响。像是什么东西被拖拉着从门外地板上经过,停了停,又一阵拖拉声响起:‘嗒……’然后是种很奇怪的声音,在门外幽幽然滑过:“呜……嗯……”

像是野猫子叫春,又像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女人在哭。

我的身体不由自主一个激灵。

这种诡异的声音,即使是在平时听见都会让人极不舒服,何况是这种时候。头皮随之一紧,我下意识伸手抓住了面前这个男孩的衣服。而他蹲在原地迟疑了一下,片刻抬头,把一只眼睛对上了门把手下那个刚被他剔干净的小小的钥匙孔眼。

一束细细的光穿过钥匙空打在他的眼睛上,我看到他眼睛眨了一下。

“是什么……”矮下身子靠近他,我忍不住问。

他没回答。

屋外头那些奇怪的声音又消失了,随之而来那种只有我们两个急促呼吸声的寂静,让人心脏无法控制的紧绷。

而他的肩膀绷得比我的心脏还要紧。

我不知道他到底透过钥匙孔看到了什么,但是他那种越来越想压抑,却因此变得更加急促浑浊的呼吸声,让我直觉地意识到绝不是什么可以光用危险就去形容的东西。光线下他的眼睛看上去很可怕,死死盯着那个小孔,几乎要从眼眶里鼓出来了。

我很怕,因为他这种样子让我觉得自己很孤立,一种被这空间的死寂,门外的诡异,和他失控的忘我隔离开来的孤立。

忍不住把手搭在他肩膀上,我稍用力摇了摇:“喂……”

后面的话还来不及说出口,钥匙孔里透出来的光似乎被某个一灌而入的东西堵了一下,倏地消失了,而那男孩的头就在这同时猛地朝后一仰,喉咙里似乎发出了点什么模糊的声音,然后沉沉朝地板上栽了下去。

“咚!”头撞在地板上,声音突兀得让我惊跳了一下。我不知道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在这瞬间,我发觉我再听不到他的呼吸。

周围是一片深渊般的黑暗。

失去了唯一的光源,我感觉自己像是被那些浓烈得化不开的黑凝固了,不敢呼吸,也不敢轻易地做出任何举动。直到一道光再次从那只钥匙空里钻出,斜斜打在我面前的地板上,我看到那男孩一动不动躺在那里。

用力捂住嘴,我死命克制住那一声差点要从喉咙里迸发出来的惊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