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七十三 !(大结局)(1 / 2)

西京城·齐王王府

“齐王接旨!”

来自宫中的内侍太监展开圣旨,当场高唱而道。

“奉天承运圣皇,诏曰:齐王知兵事,通兵法,是为我大乾首屈一指之兵道大家!今特擢升齐王为大乾兵王,主修《大乾兵书》一事!即刻赴任,不得延缓,钦此~~!”

当齐王赵拓颤颤巍巍的双手接过圣旨的那一刻,他心中便已然明了,父皇他终于还是做出了最终决断!

不论在父皇心中最为合适继承圣位的那个人是谁,是大皇兄燕王还好,又或是九弟秦王也罢,但绝不会是他齐王赵拓!!

而今,父皇为了给新皇登基铺路,更是借机废掉了自己的兵权,转而让自己去修著什么《大乾兵书》。

所谓的大乾兵王,看似荣耀之极,实则不过是空有其表的华丽称号罢了!

如此之举,看似擢升,实为明升暗降啊!

至此,失去一切兵权的自己,就犹如没了牙齿的老虎一般,对于新皇登基将不再有任何威胁可言!

而自己,也将在这一刻起,成为一名手无实权,毫无威胁的闲散藩王而已!

父皇他最终,终究还是并未选择自己啊……

念及至此,赵拓不禁下意识紧闭双眸,强忍着情绪不让泪水奔涌而下。

他一生争强好胜,征战沙场十数年从未有过败绩!

但在这场不见硝烟的斗争之中,他却彻彻底底的败了啊……

“恭喜齐王殿下荣升大乾兵王!这兵符……还望齐王殿下如数缴回。”

奉太极圣皇旨意前来传旨的内侍太监,笑眯眯的望着齐王殿下,虽言辞之中尽是恭贺之言,实则却一针见血,抽走了齐王手中最后一点实权!

“唉……”

赵拓闻听此言,不禁长叹一声,却是在沉默许久之后,终于还是选择将兵符全数缴回。

“来人!送客!从今日起,齐王府闭门不出,本王要潜心修著《大乾兵书》!!”

……

秦川郡·汉阳城·秦王王府

“奉天承运圣皇,诏曰:九州动荡,国事凶危,今乾行联姻告绝,特命秦王政即刻领兵,入京复命,共商国中大事!即刻动身,不得延缓,钦此~~!”

当赵政一脸懵逼的接到父皇圣旨之时,他却还真真是未能反应过来。

毕竟他此次赶赴大行,身上肩负的可是两国联姻缔盟的邦交重任,如今出了意外,未能完成任务,自然是需要赶赴京城向父皇当面复命的。

可他活了二十年,却还真真是第一次听说藩王进京,还可以领兵前往的??

毕竟如此行径,向来是被朝廷中央视为反叛,而严令禁止的啊!!

难不成父皇这是在暗示自己……赶紧起兵谋反么??

念及至此,赵政不禁转过身来环顾四周,却发现在场之人无不表情呆滞,显然都是被这一份突如其来的圣旨给惊到了!

这放在他们外人看来,这份圣旨之中所体现而出的,太极圣皇意欲立秦王为国之储君的意味也太明显了!

甚至还为了打消秦王的疑虑,特意嘱咐他可以领兵入京!

这是什么意思?

这不就是准备交接大权,嘱托身后之事了么?!

可笑他们曾想还想着如何布局谋划,最终为秦王殿下争得至尊之位!

可谁能料到,早在太极圣皇心中,就已经认定了继任圣皇的人选,非秦亲王赵政而无二也!

如今,太极圣皇圣旨一出,更是名正言顺的确定了秦王赵政继任圣皇的名分与正统!

这场持续了十余年的夺嫡之争,最终便也以看似局外人的秦王获胜而得以告终!

但怎么看情况……秦王殿下他还有些不太高兴的样子呢?

哦是了!

秦王殿下极重感情,尤其与自己的父皇更是深厚之极!

可能秦王殿下此刻所想的是父皇病危,即将撒手人寰离他而去,而非什么凡夫俗子所在乎的权势地位吧!

故而,秦王殿下在接过圣旨之后,表情反而异常沉重,并未显示出任何欣喜之感。

唉……

秦王殿下所思所想,总是这般与众不同啊!

……

西京城·太极皇宫·乾德宫

作为太极圣皇休憩下榻的寝宫,乾德宫本应是安静异常,悄无声息才对。

但今日的乾德宫,却弥漫着一股慌乱急促的压抑之感,所有的奴婢内监,尽皆面色焦急,似乎在等待着某位大人物的到来一般。

“秦王殿下还未入宫么?”